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抑制多头融资防控重大信用风险

2019-01-11 13:39:28

抑制多头融资 防控重大信用风险

信用风险是近期市场上的主要风险点。对此,监管部门在加紧弥补监管短板,加强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监管,防范和化解风险。

近年来,我国企业多头融资、过度融资的问题日趋突出,一些大中型企业债务规模大、杠杆率高、财务负担重、偿债能力弱,存在严重风险隐患。少数企业过度融资也挤占了稀缺的金融资源,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对此,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出台《银行业金融机构联合授信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规范管理相关行为。

当前,我国对防范单一银行对单一企业(含企业集团,下同)的授信集中度风险已建立了相应的监管制度,但对于约束多家银行对单一企业过度授信还缺乏相应的监管制度安排。另外,关于联合授信的问题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

“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原银监会就对联合授信有一些散落的指引、规定、通知,也在2014年钢贸行业授信问题集中爆发之时召开过相应的座谈会,这些都对联合授信的管理起到了良好作用。”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向《金融时报》表示,但由于没有出台相应办法,对银行不构成强制约束力,信用风险依然高发。而《办法》明确了监管规范,对银行有刚性约束。

杠杆率过高,举债数额较大,不时有媒体曝光“多家金融机构踩雷”等消息,令监管层和市场对多头借贷的问题加以更多关注。

由于信息不对称,银行对于企业多头借贷、过度融资并不充分了解,对企业的融资行为不具有约束力。然而,企业盲目追求规模、扩大生产之后,往往面临更大风险。宏观经济压力加大,更是令这些高杠杆率企业的信用风险“一触即发”。此外,银行对企业的授信行为也有盲目性,例如中小银行盲目跟随大银行行动等

抑制多头融资防控重大信用风险

。加之过度依赖抵押担保,大规模信用风险暴露之后,银行权益无法得到充分保障。“几年前我们统计过,银行胜诉但未执行的债权有上万亿元,很多都与过度授信有关。”卜祥瑞透露。他表示,监管制度的进一步完善,有利于解决上述问题。

据了解,对于联合授信的问题,此前,各地银监局均将其作为重点工作来抓,而且自债委会机制日渐成熟后,相关工作也有一部分转移至债委会。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联合授信机制弥补了银行业对企业多头融资、过度融资行为缺乏事前控制和事中监测的监管制度缺陷,有助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准确掌握企业实际融资状况,科学评估其整体风险水平,预先识别和前瞻防控风险。

对此,一位地方监管人士也向表示,在实践中,债委会的机制功能的确已经开始前移,《办法》的出台正是要更好地实现事前的风险管理,“这几年大家已经有了共识——如果等到企业真出了风险再去化解,就有点迟了。”

具体来看,《办法》要求,在3家以上银行业金融机构有融资余额,且融资余额合计在50亿元以上的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建立联合授信机制。对在3家以上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有融资余额,且融资余额合计在20亿至50亿元之间的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可自愿建立联合授信机制。

从《办法》来看,联合授信机制的运作机制分三个主要部分:一是协商确定联合授信额度。联合授信委员会根据企业经营和财务情况测算其承债能力,与企业协商一致后共同确认联合授信额度,企业在额度内享有自主融资的权利。联合授信额度包括企业在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其他渠道的债务融资以及对集团外企业的担保。二是监测联合授信额度使用情况。联合授信委员会建立企业融资台账,对已确认的企业实际融资及对集团外企业担保,在融资台账中等额扣减企业剩余融资额度。银行业金融机构向企业提供融资前,应查询剩余融资额度,在剩余融资额度内向该企业提供融资。三是建立预警机制。《办法》规定了预警状态触发、管理和退出的要求。对处于预警状态企业的新增融资,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采取更加审慎严格的信贷审批标准、风险管控措施和风险缓释手段。若企业确有可能发生偿债风险,可在联合授信机制的基础上组建债权人委员会。

在卜祥瑞看来,《办法》的关键在于,明确通过成员银行协议、银企协议等法律合约以及联席会议决议等内部约定进行规范,同时强调了联合惩戒。

此外,对于《办法》是否会影响到对企业的授信,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联合授信机制不会对企业融资行为产生严重影响。按照《办法》规定的标准,应建立联合授信机制的企业数量很少,不足全部企业的千分之一,绝大多数企业不受影响。他强调,“据调查,对于达到联合授信机制建立标准的大型企业,其首要问题往往不是资金紧缺。多头融资、过度融资会对企业高负债运营、盲目扩张形成不当激励。建立联合授信机制,有助于将企业债务率维持在合理水平,提高其财务稳健性,更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