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达索家族守卫者

2019-03-05 18:27:16

达索家族守卫者

5月末,达索家族第二代传人塞尔日·达索(SergeDassault)去世,享年93岁。

6月1日,法国荣军院为这位掌舵达索家族引擎超过30年的工业大亨举行了最高规格的葬礼。当天,荣军院上空飞过“阵风”战斗机和“猎鹰”公务机纪念他。达索集团位于巴黎的办公室和梅利尼亚克的工厂为他降下半旗。法国总统马克龙发出悼念:“法国失去了一位伟大的人。他为发展法国工业奉献了一生,让法国的瑰宝级企业蓬勃壮大。”

伴随英雄的落幕,随之而来的是家族继承问题。让外人不解的是,塞尔日并未将掌管这座法国瑰宝级工业巨头的指挥棒交给他的孩子们,而是传给了一位用一生捍卫达索家族利益的外来“守门人”。

百年法国工业巨头

“我们在他去世前一周还见面了。他前几天还出席法国议会的会议。”达索集团旗下达索系统CEO夏伯纳(BernardCharles)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是周一去世的,上周日晚上还给我发消息,当时我在韩国,他问我自动驾驶的项目准备怎么搞。他很好奇。”

在法国工业史上,达索家族一直是法国航空航天工业的先驱。塞尔日2004年获得法国荣誉军团勋章,2018年他在福布斯富豪榜上的排名位列法国四大富豪。不过,塞尔日本人对政治几近狂热,他是法国议员,参政13年之久。2017年9月,当他决定离开政坛的时候,他选择全身而退,不求党派授权。

2004年,达索集团买下象征法国自由批判主义的《费加罗报》。每年新年,他都会在《费加罗报》上发表贺词,传递他自由批判的精神。直到去世的这天,他还在达索位于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的办公室工作,然而他的心脏却骤然停止了跳动。

“尽管达索家族在法国政界拥有不同凡响的影响力,但是他们从来不会利用政治来左右商业。这是令人钦佩的。塞尔日是一个非常好的股东,从来不干涉我们治理公司。”夏伯纳告诉第一财经。

今天,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通向凯旋门的圆盘,有一条大道就是以他的父亲、达索集团创始人马塞尔·达索(MarcelDassault)来命名的。

1986年,94岁高龄的马塞尔去世,那一年,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JacquesChirac)刚刚被时任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coisMitterrand)任命为总理。希拉克小时候曾跳在马塞尔的膝盖上,他长大后,马塞尔也成为他的人生导师。

时间拨回上世纪80年代初期,法国左派领导人上台,全国正掀起一股国有化浪潮。马塞尔拒绝把达索公司交给国家,不过作为让步,他同意向国家出让25.84%的股份,加上法国政府原有的20%股份,这使得国家对于达索集团的持股提升至45.84%。作为达索集团最大的客户,尽管法国政府在法律文件上是法国达索集团的控制者,但长期以来,国家默认达索家族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塞尔日曾经总结公司百年发展史时说道:“我们成功的原因有三点:为家族荣誉而奋斗;绝对控股以保持稳健发展;决策经营层职业化。”

100年来,达索集团一直是以默默改变世界的欧洲公司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夏伯纳对第一财经表示:“达索集团是一家非常稳健的企业,这和公司领导者的核心理念有关。我们从来不寻求被收购,我们有能力掌控自己的未来。”

力主“阵风”出口

普通人未必熟知达索这个名字,但他们一定知道“阵风”战斗机(leRafale)。塞尔日是法国军用航空的灵魂人物。在他的领导下,达索著名的“阵风”战机实现了从出口零记录到一年出口上百架的合同。

“阵风”战斗机是由达索航空与法国电子巨头泰雷兹(Thales)集团以及发动机制造商赛风(Safran)合作制造的,达索航空拥有60%股权,泰雷兹和赛风各拥有22%、18%股权。该合作将持续到2040年。

尽管“阵风”战斗机是全球最高效、最精密、最昂贵的多用途战斗机之一,然而很长一段时间,除了法国军方,阵风战斗机的海外商业化之路一直不成功。

塞尔日长期以来都致力于将“阵风”战斗机出口到海外。在2011年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们拥有全球最先进的阵风战斗机,拥有最好的战斗系统。出口正在谈判当中,很快会有这一天。”

转折性的事件是2014年利比亚战争。“阵风”战斗机率先打头阵,无论是对空还是对地都全无惧色,更重要的是,该战机凭借这次参战赚取了实战经验。

2015年,“阵风”战斗机第一次找到了法国以外的买家,卡塔尔和埃及各向达索订购了24架战斗机。法国和埃及的交易可以说是雷厉风行,两国于2015年2月正式签约,当年7月第一批战机就开始交货,埃及成为“阵风”战斗机的第一个国际用户。

2017年3月,卡塔尔再向达索订购12架“阵风”,订购总量达到36架。印度也是“阵风”战斗机的购买大国。2016年9月,印度向达索订购了36架“阵风”。

在性能上,“阵风”战斗机的机载电子系统是目前欧洲最先进的。“阵风”还是海空两用的战斗机,并且能从法国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上执行任务。此外,“阵风”也是唯一一种被允许从美国航母上执行任务的非美国制造战斗机。

不过,达索仍然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在欧洲,达索面临的竞争来自于欧洲四国的“台风”和瑞典的JAS-39“鹰狮”。此外,美国洛克希勒马丁的F-16战斗机和麦道F-18战斗机以及俄罗斯的Mig-35战斗机都是“阵风”在全球的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阵风”战斗机的高价也限制了其出口规模。平均每架“阵风”的售价在1亿欧元左右。2013年,巴西就放弃“阵风”而选择购买性价比更高的“鹰狮”战斗机。

继承家族的“外来者”

塞尔日去世后,达索家族的继承人却不姓“达索”。

达索集团在宣布塞尔日辞世消息的同时,也任命达索集团CEO查尔斯·艾德斯坦纳(CharleEdelstenne)为集团主席的消息。艾德斯坦纳已经80岁高龄,且并不来自达索家族,为何他被塞尔日·达索指定为接班人?事实上,这一任命早在5年前就已确认。

“Charle是一个非常非常低调的人。他是马塞尔的亲信,是帮助达索从马塞尔时代过渡到塞尔日时代的操控者,也是他一手创建了达索系统。”夏伯纳告诉第一财经。

据夏伯纳透露,艾德斯坦纳是长期以来达索家族的“大管家”,统筹整个达索集团的增长是否符合预期,公司的治理是否正常运转。“塞尔日早在5年前就已经承诺,当他有一天不在的时候,就会由Charle自动接管整个企业,这是板上钉钉的,达索家族的孩子也没有异议。”

事实上,艾德斯坦纳是达索家族最忠实的“守门人”。早在2014年,塞尔日就将艾德斯坦纳对家族的继承写进了公司发展章程。

夏伯纳告诉第一财经,达索领导人的任命是有规划的,未来的继承人都是提前很久安排好。

艾德斯坦纳于上世纪50年代末加入达索航空

达索家族守卫者

。他是唯一一个达索历史上所有重要里程碑事件的亲历者。凭借猎鹰公务机,他将达索航空打造成全球高端公务机史上标志性公司。

让艾德斯坦纳继承家族事业,也是达索第三代的孩子们一致认同的,没有引发任何争执。“在我父亲去世前,他就已经任命了集团主席的继任者。我们一致投票通过。”塞尔日的儿子奥利维尔·达索(OlivierDassault)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评价艾德斯坦纳,“他在达索航空享有很高的地位,也是达索系统的创始人。我们全家都信任他,相信他能替我们捍卫家族利益。”

艾德斯坦纳最早从达索的会计做起,1960年主管达索集团财务,1971年成为集团副秘书长,1975年被任命为秘书长。1986年马塞尔去世,塞尔日接任集团主席,艾德斯坦纳成为集团副主席。

1967年,艾德斯坦纳参与了达索集团对布雷盖航空(BréguetAviation)的收购;1981年,他帮助达索集团完成国有化;1998年,法国政府希望达索航空进军航天领域,尽管这一企图最后败给了空客,但近年来,达索集团逐渐收复了失地。

2009年,艾德斯坦纳再度带领达索集团击败对手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从法国政府手中买下了国防电子巨头泰雷兹的股份,并使得达索航空成为了一家比自己大四倍的企业的股东,不过也正是这起收购,让达索集团站在了法国国防工业的中心。

艾德斯坦纳在达索集团的一生中力主公司独立性,这也是马塞尔和塞尔日一直坚持的。2002年,达索家族对达索航空夺回控股权。艾德斯坦纳说道:“我们曾经一度面临被收购的境地,成为大公司的猎物,但现在情况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艾德斯坦纳拥有非常健全的性格,为人处世直截了当,甚至不怕得罪人。他曾向时任法国国防部长HervéMorin辩论关于“阵风”战斗机出口难的问题。在他看来,很多人并不知道实际情况,“阵风”是一定能够出口到国外的。

艾德斯坦纳对达索集团的另一大贡献是创立了达索系统。他向马塞尔提议投资飞机设计软件,他认为,人工绘制飞机图纸已经无法满足飞机制造的需求,需要通过计算机和先进的软件设计飞机。马塞尔接受艾德斯坦纳的建议,不过条件是他必须自己承担风险,带领这个团队。1977年,他们召集了15名工程师研发新一代电脑辅助设计软件CATIA。1981年达索系统从达索航空独立拆分,隶属于规模庞大的达索集团。

“一些事情很少人注意到,但是Charle和我一直在讨论,我们要创造出新的市场,并且做这个市场的领导者,我想达索集团非常知道应该怎么做。”夏伯纳告诉第一财经,“我认为未来20年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创造,在很多领域,使用科学的手段来解决技术的问题。”

夏伯纳透露,波音公司近期与达索达成了一项超过10亿美元的合同,把所有与工程、模拟、生产、制造服务相关的部门实现标准化平台管理,使用达索系统的3D体验平台。

达索的中国情缘

长期以来,达索集团一直与中国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不仅参与了如C919大飞机、和谐号高铁等重大政府项目,也为上海世博会和北京奥运会提供解决方案。同时,中国也是达索猎鹰公务机的重要市场。

2013年,塞尔日·达索曾在他位于香榭丽舍大街的马塞尔·达索公馆里接待了几十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代表。他称赞中国企业家们“用辛勤的劳动、强大的能量,使中国成为今天全世界的经济强国之一”。他还盛情邀请企业家们品尝达索酒堡酿制的红酒。

“达索在中国的形象一直是值得信赖的法国企业,我们在中国的投入是长期的。”夏伯纳对第一财经表示,“达索对于中法航空航天领域的合作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也在帮助中国企业实现制造业转型。”

日前,达索系统在广州与当地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将使用达索系统的3D体验软件为广州的城市建设以及新建的生物科技创新中心提供解决方案。两年前,达索系统就开始为中广核提供3D解决方案,用于检验核电站的日常运营。今年下半年,达索系统还有望宣布与华为云达成合作。

去年3月,达索系统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签署协议,成立中法工业联合创新中心,对接“法国未来工业”和“中国智能制造”。今年1月,马克龙访华,达索集团与中国航天科技签署协议,双方决定组建合资公司,共同开展面向用户的研发、设计、仿真、制造、管理等信息化、数字化软件及咨询服务等合作,提升用户的数字化及智能制造能力。

夏伯纳每年都要来中国七八次,他还是博鳌亚洲论坛的常客。他对第一财经表示:“和达沃斯相比,我更喜欢博鳌,在那里我们可以面对面地与中国决策者们畅谈。”和很多外企高管来到中国做的第一件事一样,夏伯纳每次飞机一降落,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在他看来,和达索系统一样,可以缩小世界的距离。

夏伯纳在公司内部力推创新。他设立了一项名为“创新激情”的企业公益计划,使其尖端的3D技术能够为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研究人员和各种发明人员所用,通过3D的仿真、建模以及在虚拟三维世界中的验证,去解决或探索目前人类所面临的问题,或将某个领域的研究推向新高度。

近两年来,夏伯纳开始探索3D软件系统在材料科学以及生命科学等新兴领域的应用。他们最新的项目是通过对微小的癌细胞建模,并逐渐发现其在人体内扩张增生的规律曲线。夏伯纳还向第一财经透露,他最近加入了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的董事会。

“疯狂的人改变了世界。”这是斯蒂芬·茨威格(StefanZweig)在《麦哲伦航海纪》中所写的一句话。夏伯纳一度迷恋这本书。当麦哲伦离开港口时,他的脑子里想的并不是担心哪天会从地球的边缘掉下去,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地心引力。在他看来,创造世界就是需要这样大无畏的精神。达索家族这艘大船也正在朝着新的世界扬帆远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