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公募承接委外未受限监管指导意在控制发行节

2018-09-09 18:00:25

公募承接委外未受限 监管指导意在控制发行节奏

在委外资金蜂拥资管市场,逐渐重塑公募格局的阶段,一些负面效应开始被外界所关注。行业内一度出现委外业务被监管窗口指导的传闻。

《第一财经》从北京、深圳及广州多家大型及银行系基金公司处获悉,目前委外业务一切正常,监管近期确实有过窗口指导,但主要用意是限制一些公司滥发产品的情况,减缓发产品的节奏;相关基金公司近期在上报新产品材料时已被暂缓审批。

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对本报称,监管“窗口指导”要求,一家基金公司在滚动一个月内申报产品数量不得超过10个。“仅仅是窗口指导,没有发文,在行业内其实影响并不大;之前,大公司多数报了10个以上的产品已经在审了,而小公司报的产品本身就不多。”

然而,在上述这些基金人士看来,监管窗口指导起到了较好的警示作用。尤其在全市场追捧委外资金,但实现预期收益率难度加大的背景下,踩下“刹车”也是极其必要的。

自2014年8月公募基金产品审查由核准制改为注册制后,基金发行因不受约束而数量暴增。进入2016年,保本、定增、定开债基等品种成为引领市场扩张的热门品种,基金行业随之掀起了“批量申报新产品”的热潮。考虑到上述产品存在同质化倾向严重、预期收益率难以实现等一系列问题,此次的窗口指导被业内视为监管对于滥发基金产品行为的一种警示。

从公开数据来看,基金发行的情况可见一斑。据统计,截至目前11月份已有155只基金产品成立,远远超过了史上任何一个月份的发行数量,也超过了最近一轮牛市高峰的2015年6月149只基金的水准。11月以来,广发基金一家便有12只基金成立;建信基金7只产品成立,其中建信恒远一年期定开(003427)、建信恒瑞一年期定开(003400)、建信恒安一年期定开(003394)三只基金平分了744亿的份额。

实际上,11月份并非是震荡市单一月份火爆发行的特例。中国基金发展历史上,月度基金成立数量过百的月份总共有5个。除了今年11月份及去年6月,紧随其后的是今年8月123只基金,去年5月122只基金,今年9月118只基金。由此可见,当前的成立基金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过往牛市的水平。

但与牛市基金发行规模相比,当前仍有较大差距。2016年11月、8月基金单只基金平均发行规模为11.77亿份、7.58亿份,明显少于去年6月19.01亿的水平,更低于去年5月27.15亿份的平均发行规模。

上海一家中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称,这也说明,基金发行数量多并不等同于市场环境好,实际说明的是基金壳资源便宜,基金公司或者机构投资者热衷于发行新产品。“从当前市场上老产品的申赎情况来看,获得净申购的比例应该不会太高,毕竟整个市场环境并不好。”

如果把时间拉长来看,今年整个一年的基金发行势头更为迅猛。截至11月26日,今年以来共有912只产品成立,平均每月产品成立数量超过80只。其中今年以来华夏基金一家成立近30只产品,广发基金成立了32只产品。

而眼下,大部分基金公司还在筹备新产品发行。依据证监会站发布的《2016基金募集申请公示表》显示,截至2016年11月11日仍有892只基金正处于审批环节,暂未获得准生证,一些大型基金公司有几十产品正在等待证监会的审批结果。例如,华夏基金有43只产品正在走审批流程,其中9月份上报材料的就有17只基金产品;招商基金有39只产品正在走流程,9月份报上去就有20多只产品。

如今,这种海量发行的情况也引起了监管的重视。《第一财经》从消息人士处获悉,一旦基金公司上报的产品数量超过了10只产品以上,监管层将暂缓接收相关公司上报的新产品材料,即便接收了也要这些公司进一步进行材料的补正,等产品审批数量达标之后才能决定是否受理审批。

众所周知,造成当前基金发行数量井喷因素很多,银行、保险等委外资金通过基金产品蜂拥入市也成为一个关键因素。

《第一财经》从多家基金公司处获悉,本次窗口指导本非暂停或者叫停委外业务。截至目前,一些基金公司的产品在得到证监会的注册批复后,在发行中仍可接受委外资金的认购。

“监管的用意并不是一刀切,先从暂缓接受材料这一关入手,而并不是外界流传的连获批的产品也不让发了。”上述中型基金内部人士称,“通过审批的还是可以在规定的6个月时间内把产品发掉;进入审批环节的,还是正常审批。”

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对本报称,基金发行是一个市场行为,证监会也没要求过基金申报产品中要标注委外字样。一旦拿到批文,基金公司即可以接受普通个人投资者的小资金认购,也可以接受机构投资者的大额认购,包括委外资金的“定制型”认购。

“委外业务一切正常。”北京一家小型基金公司副总经理也表示,目前来说没有大的变化。

不过在前述华南基金公司副总经理看来,在监管窗口指导一段时期后,委外入市的节奏也会受到限制,这也可以认为是监管对委外疯狂入市的一种警示。

在产品如火如荼的发行中,业内的忧虑也逐渐产生。尤其是近期委外资金成为整个公募行业最重要的发展驱动力量后,行业内也出现了一些异动。一些基金产品因为机构资金的撤离而净值出现大幅波动,一天的波幅远超10%。

与此同时,当前新基金中债券基金的占比具有绝对优势,而委外资金过去一段时间很大一部分也投向了债券基金。随着债券市场近期的冲高回落,委外债基的收益率也明显出现下滑。

华南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本报称,银行资金是有成本的。如果是承接类似银行理财产品的业务,但投向债券基金时也不排除会遭遇因为市况不佳而造成收益无法覆盖成本的问题。“基金公司没有实力补差价埋单,最终可能由银行自己来承担损失。”

在资产配置荒时代,要达到银行的预期收益率。办法是有,但也存在较大的风险。一些基金公司推出了五年甚至7年的基金产品。时间期限的拉长,便于基金经理购买长债后反复质押购买短债,提高杠杆率并扩大收益。但一旦债市出现调整,其背后的风险也同时存在。另一方面,一些债券基金为了满足收益率,扩大权益类投资比例也成为了一个选项。但风险也将随着大幅扩大。

前述华南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表示,“等已经获批和正在审批的基金发行完之后,时间上来看,至少要到明年了。”届时,基金产品的发行节奏将真正减缓,这也限制了未来委外资金借公募基金入市的空间。

不过,眼下又到了即将打响年末排名战的时候了,除了绩优基金的业绩排名外,基金公司规模排名也被业内所重视。

据《第一财经》了解到,多数基金公司重视整体的资产规模与行业排名。一定程度上来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规模做上去了,品牌也做上去了。一些外部机构在业务合作上会优先考虑排名靠前的基金公司,尤其是排名前十的。而对于基金公司的总经理而言,规模排名也是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所以,规模的重要性在业内已经不言而语。较为典型的例子是,当前的大型商业银行在委外投放上,侧重于考虑债券管理规模排名前20的基金公司,其他公司很难受到它们的青睐。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对《第一财经》称:“整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相比规模更应该注重的业绩,毕竟对于基金投资者而言,只有投资业绩上去了,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回报。业内像兴业全球总经理杨东式的风格还是值得推广。”

眼下,又一批基金将快速募集发行,年末排名战已然硝烟弥漫。即便监管窗口指导暂缓了一些基金公司进行新产品的申报,但毕竟这些公司已经拿到了多只产品的批文,而一大批产品也进入了审核环节中。以华夏基金为例,尽管拿到几只产品的发行批文,且仍有40多只产品进入了审批环节,但近日该公司旗下的华夏能源革新股票型、华夏鼎泽债券型、华夏新锦图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等多款产品获得了证监会的注册批复。而招商基金旗下的招顺纯债债券、招商兴福灵活配置等几款产品也获得了准生证。

“我们目前获批注册的就有好几只了。”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如此指出,“我们9月份报上去的就有10多只产品在审了,等这一批批出来后,我们再申请也不迟

公募承接委外未受限监管指导意在控制发行节

。”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场即将来临的规模排名战或许也将成为现实。在建信基金近日狂发三只280亿规模的巨无霸基金后,不知道同行又该如何接招。或许,年末委外巨无霸债基,货币基金或许都有可能成为冲规模的利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