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煤电谈判第1回合煤企提价暖场电企只想捡便

2019-01-31 23:39:21

煤电谈判第1回合:煤企提价暖场 电企只想捡便宜

煤电谈判第一回合:“各种负增长”拼杀“最好时光”,煤企提价暖场,电企只想捡便宜

煤电谈判第1回合煤企提价暖场电企只想捡便

煤电谈判第一回合:“各种负增长”拼杀“最好时光”,煤企提价暖场,电企只想捡便宜

相对于煤企联合逆市提价为煤电长协谈判造势,电企则一边忙着大上火电,一边在比拼“谁买煤买得更值”。

12月3日,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数据显示,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比上一报告期上涨8元/吨,报收于521元/吨,创出5个月以来新高。此轮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的上涨正是受此影响,而该指数是一年一度的煤电长协价格谈判的参照。

不过据《华夏时报》了解,电力企业目前面对电力产能过剩的现状,一方面通过新增火电装机扩大市场份额,一方面则抓住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时机,通过大幅降低火电企业燃料成本增收。

煤企逆市提价

进入12月份,一年一度煤电长协价格谈判又开始了,而以神华为首的大型煤炭巨头也开始了预料中的提价。

11月30日,神华集团率先上调了12月份沿海动力煤报价,其中5500大卡动力煤长协价格执行529元/吨,5000大卡469元/吨;12月2日,中煤、同煤同步跟涨15元/吨。此外,虽然中煤含硫优惠政策较11月份无变动,但却加大了12月份的量大优惠力度。

煤企为了长协价格而联合提价也是无奈之举,目前,煤价已经跌破部分企业的成本线,导致不少煤炭企业出现亏损。

据统计,证监会行业分类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29家上市公司中,今年三季度主营业务亏损的有国投新集(601918)、煤气化(000968)、大同煤业(601001)等11家,较上半年增加5家,亏损面达到37.9%。

动力煤上市龙头之一中煤能源(601898)今年上半年的营业利润尚有13.39亿元,而三季度的营业利润仅有1327万元,考虑到其他业务利润和亏损相抵之后盈利基本可以忽略,三季度吨煤利润只有区区几毛钱。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此前曾提道,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回升至元/吨是一个底线。煤炭专家李朝林也指出,目前公开的煤企盈亏平衡点价格是550元/吨,但目前回涨后的煤价仍未达到这个水平。

不过煤企联合逆市提价后,却进一步恶化了市场销售,以神华为例,神华10月、11月曾连续两次涨15元/吨,据神华11月21日公布的2014年10月生产经营数据,神华10月煤炭销售量3470万吨,同比大幅下降25.7%。

政策助推煤价回涨

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回涨,除了受到大煤企联合抬价的影响外,还因为从12月1日起,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

据了解,煤炭资源税的税率由省级政府在规定幅度内确定,给出的税率选择区间为2%-10%。目前,山西省上报的煤炭资源税税率为8%,正在等待财政部批准。

此前我国煤炭资源税为从量计征,其中焦煤8元/吨,其他类型的煤种元/吨。以山西地区为例,煤炭资源税按价计征后,按8%的税率和521元/吨的秦皇岛5500卡动力煤价格测算,吨煤的资源税额将提升至42元/吨,相比2元至4元/吨,企业税负大幅增加。

但为了减轻企业税负,目前煤炭大省均在推行“清费立税”,大力清理涉煤费用。比如山西一系列政策实行后,总体来看,费用减少的程度大于税负增加的程度,煤炭资源税由从量改从价之后,煤炭企业成本不增反降。

2014年,煤炭市场月份、月分别出现煤价快速下跌,进入9月份,煤炭价格止跌趋稳。四季度,由于国家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进入传统用煤高峰期、大秦铁路检修、神华等大型煤企人为提价、起征进口煤关税等因素的影响,煤炭价格出现“翘尾”,10月28日上涨至497元,进入11月初,重回“500元大关”,12月3日反弹至521元,比最低时478元上涨了8.99%。

电企拼“谁买得值”

对于煤企的提价行为,电企方面却并不买账,反而在比拼“谁买得值”。

据悉,目前港口煤炭价格虽如期上涨,但下游火电用户并不买账,采购积极性更下降到历史低位,拉运船舶也不断减少,大量的煤堆存在港口无人问津。

汾渭能源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3日,秦皇岛港的煤炭库存量已上升至670万吨,较上月同期上涨150万吨。

秦皇岛港口的统计数据显示,就在神华提价的当天,待装船舶下滑到27艘,其中已办手续船骤降到1艘水平。2日,待装船舶降到17艘,其中已办手续船仍然仅有1艘。截至3日凌晨,待装船舶再次刷出新低到13艘,其中已办手续船只有2艘。也就是说,3天加起来只有4艘运煤船作业,港口作业形势创下4年来的最差情况,局面非常严峻。

据一电企负责人介绍,目前火电利用小时“跌破5000小时”,这意味着电力企业目前受到严重的电力产能过剩的影响,发电量市场竞争加剧,经营环境日益严峻。但是因为煤炭产业除延续前两年“库存居高不下、价格大幅下降、效益持续下滑”等特点外,还出现了近十年首次出现的新现象:“煤炭产量负增长,煤炭净进口负增长,煤炭全国消费负增长”,火电企业燃料成本大幅下降,发电煤耗进一步降低,今年发电行业经营业绩反而创出“历史新高”、进入电改以来“最好时期”。

12月初,中电联发布《2014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称,预计全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4800小时左右,这是自2002年电改以来,火电利用小时第四次“跌破5000小时”。

但据某发电集团分析,月份存量火电企业折标煤单价同比下降59元/吨;综合供电煤耗同比下降2.3克/千瓦时,共计降本增收53亿元。截至10月底,五大发电集团无论是利润总额、净利润、EVA值,还是净资产收益率、销售利润率、保值增值率,都创成立以来历史最好水平。五大发电集团实现利润总额达到737亿元,已基本接近2013年的利润总额,预计全年有可能突破1000亿元。

对于依赖低煤价过上好时光的发电企业来说,继续拼“谁买得值”,并大上火电项目无疑是个必然。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