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昌九生化疑遭老式坐庄操纵十年一轮回

2018-10-26 19:49:15

昌九生化疑遭老式坐庄操纵:十年一轮回

10年前,昌九生化股价操纵案曾经引起市场轰动,如今,同样的手法,是否会发生在同一只股票上?

昌九生化()从12月4日最低的11.12元/股起步,到5月9日一度冲高至40.6元/股的巅峰,涨幅接近300%。

股价暴涨背后,昌九生化连续多年处于实质性亏损状态,屡次招惹“资产注入”“借壳上市”传闻,又多次自行否认,基本面方面并无实质性利好。

21世纪发现,“暴涨行情”下,昌九生化的前十大股东存在持股数极为平均的多个自然人账户,有市场人士认为,昌九生化存在“对敲”嫌疑。

10年前,昌九生化股价操纵案曾经引起市场轰动,如今,同样的手法,是否会发生在同一只股票上?

无业绩支撑仍暴涨300%

昌九生化()无疑是2013年以来上涨最为疯狂的个股之一。

在2012年底,昌九生化的股价还在元之间徘徊不定,而进入2013年不久,股价便一飞冲天,5月9日一度冲高至40.6元/股的巅峰,涨幅接近300%,令人咋舌。截止5月15日收盘,昌九生化报35.66元/股。

如此疯狂的上涨,系昌九生化1999年上市以来绝无仅有。

然而,与此番上涨行情不相称的是,昌九生化并非一家基本面和消息面都向好的企业。

昌九生化2009年和2010年分别净亏损0.84亿元和1.41亿元,由于连续两年净亏损,因此被加星戴帽。

2011年,昌九生化再度陷入亏损,濒临退市。在这关键时刻,江西省财政厅“雪中送炭”,于年底向昌九生化提供了1.6亿元的一次性财政补贴,让昌九生化的净利润从亏损逾1亿元变为盈利1400余万,侥幸免于退市。

2012年,昌九生化再度亏损1.45亿元,为连续第四年实质性亏损。

2013年一季度,昌九生化依旧亏损2742万元。若未来情况没有根本好转,昌九生化可能于2013年再度出现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的情况,亦意味着将再次被戴上濒临退市的“*ST”帽子。

在如此糟糕的业绩下,昌九生化竟能在半年内创造出惊人的涨幅,其背后究竟存在何种力量支撑其股价上涨着实令人费解。

借壳传闻屡遭否认难挡猛烈涨势

而近年来被反复炒作的“资产注入”“借壳上市”等题材,亦多次被昌九生化方面否认。市场人士表示,在多重不利背景下,昌九生化还能出现如此夸张的涨幅更令人难以理解。

就在本次“暴涨行情”启动前夕,昌九生化才刚刚否认过“稀土资产注入”传闻。

2012年12月底,昌九生化的股价已经开始出现异动

昌九生化疑遭老式坐庄操纵十年一轮回

,赣州稀土集团资产注入的传闻再度被坊间热议。12月27日,昌九生化发布公告援引赣州市国资委的意见称,没有将市属国有稀土资源、资产注入昌九生化的考虑。

稀土注入传闻的否认未能阻止“暴涨行情”的来临。1月16日,“行情”开始呈井喷式爆发。

1月24日,昌九生化发布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未说明公司存在任何有关稀土资源、资产注入的信息;1月26日,昌九生化再发2012年度业绩预亏公告;2月23日和4月10日,昌九生化各发布了一份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仍未提及存在资产注入事宜。

多重“利空”袭来,依然无法对股价的上涨势头造成任何打击,直至5月8日,赣州稀土集团出面对媒体表示,集团上市的实质性工作没有开始,并暗示不会借壳昌九生化,才让昌九生化的上涨势头有所减缓。5月9日,昌九生化股价大跌9%,但此时距离1月16日行情爆发时已上涨超过120%。

事实上,市场对昌九生化“资产注入”“借壳上市”的炒作已颇有些时日,但近年来已被昌九生化方面一一予以否认。

近年来昌九生化否认“资产注入”“借壳上市”相关传闻历史如下:

2012年1月,昌九生化股价累计涨幅约100%,公司方面于2月7日发布公告否认将注入新能源资产;

2011年3月,昌九生化股价快速上涨,公司于3月24日发布公告否认公司定向增发收购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市场传闻;

2010年10月底,昌九生化股价异动,公司于11月2日发布公告否认公司存在重组借壳预期;

2010年1月5日,公司公告否认南昌银行与昌九生化达成借壳意向传闻。

沪上一市场人士对21世纪表示,无论是基本面还是消息面,都无法支撑昌九生化有如此大的涨幅。

“对比(昌九生化)以前的借壳炒作行情,都不像这一次上涨的这么猛烈……借壳预期被反复打破,市场还能有这么高的炒作热情令人感到不可思议。”该人士表示。

昌九生化疯狂上涨的背后,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操纵着这一切?

揭秘暴涨背后的蹊跷布局

昌九生化近期股东构成的一些异象,或许为今年以来的疯狂上涨提供了部分理由。

在此轮300%暴涨行情到来前,已有多名“散户”入场蛰伏。2012年年底,几家机构从前十大股东名单的淡出无意间暴露了一个异象:多名“散户”的持仓数量极为接近,且存在“对敲”的可能性。

2012年第三季度,申银万国、江苏国际信托、中信信托等机构曾短暂出现在昌九生化前十大股东名单中,但第三季度昌九生化的股价表现并不佳,一直在12元附近徘徊。于是,上述三家机构在2012年年底黯然离场,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与上述机构一同消失的,还有在更早的时候就入场的3名散户。如此一来,前十大股东名单一下子少了6个,持仓数量稍低的股东在2012年底进入了前十大股东之列。

但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新进的6名股东,持仓数量呈现出高度一致,且有一致行动的倾向。

部分股东持仓数量高度一致

从股东构成表上可以看出,2012年年底时,新进的6名“散户”股东,持仓高度集中在77万股左右;而至2013年3月31日,位于第5名的孟利兵变成了刘敏鹏,而两者持仓数量相差不到1万股,而其他5名新进股东,至少有4人做出了小幅减持行为,且减持数量极为相近,为5万股左右。

上述几名“散户”何时入场不得而知,但可以确认的是,申银万国等几家机构撤出后,昌九生化就开始酝酿上演这一波史上最“猛”的上涨。

前述市场人士对21世纪表示,这样的操作手法可能属于股市中常见的“对敲”手法。

多账户玩“对敲”?

所谓“对敲”,系指操作者同时在多家证券营业部开设多个账户,并利用这些账户同时买进或卖出股票,进行“左手倒右手”的操作,人为将股价抬高或压低,制造交投活跃的气氛,吸引他人跟风,以达到从中获益的目的。

21世纪于5月14日观察昌九生化盘面发现,该股成交量偏大,盘中时不时出现数百甚至上千手的交易,但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些大额交易在发生前,并未在挂单系统中出现。

而在挂单系统中,绝大多数时候的挂单量仅为个位数或两位数,与该股的成交量应当反映出的交投活跃度严重不符。

前述市场人士表示,这种现象说明该股存在重大“对敲”嫌疑。

而根据昌九生化此波上涨行情以来的龙虎榜数据,也能窥见一斑。

今年1月行情启动以来,仅上海一地就有3家不同证券公司的营业部出现在龙虎榜上,出现次数多达15次,涉及金额超过1亿元,且有不少同一营业部一天内买卖金额都相近的交易。

仅上海一地就有多次同日买卖额极度相近

前述市场人士解释道,昌九生化的操作者疑似通过多个账户进行“左手倒右手”的交易,制造出交投活跃的假象,不断的推高股价,目的在于吸引投资者跟风为其“抬轿”。

十年前坐庄手法再现

事实上,这种利用多个账户进行股价操纵的案例,在昌九生化的历史上并非第一次。在十年前的年,曾发生一起严重的操纵股价的行为,震惊证券市场,当事人葛建飞已被判处无期徒刑。

据武汉中级人民法院查明,自2000年8月起,时任湖北中融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的葛建飞,聘用周卫军为投资部总经理,开始合谋操纵昌九生化股票。此后至2003年9月,葛建飞以中融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名义,通过受托理财、借款、借国债、借股票等方式,累计融资16.79亿元,并骗取3家银行资金共计1.93亿元,部分资金用于操纵昌九生化股价。

庭审资料显示,自2001年开始,葛建飞和周卫军等人在全国49家公司开设了账户,共计使用了3300多个证券账户,212个资金账户用于操纵昌九生化股票价格,其中2003年9月23日持股数量最高时达到7459万股,占流通股比例的77.71%,严重破坏了证券市场管理秩序。

2005年8月5日,湖北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等罪名,判处葛建飞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周卫军等另3名同案犯均被判处缓刑。

在这起股价操纵案中,昌九生化的股价从2001年初的约20元(后复权)涨至2003年8月东窗事发前的约30元,上涨幅度近50%。

然而,昌九生化最近的一波疯狂上涨行情,比起十年前股价操纵案的涨幅,犹有过之而无不及。前述市场人士提醒道,昌九生化是否真的存在“对敲”等操纵股价的行为,还需要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调查方可定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