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银行半年考资产向好区域信贷风险显露

2019-01-11 13:59:05

银行半年考:资产向好 区域信贷风险显露

上市银行2017年中报发布接近尾声,大部分银行均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银行盈利能力回升,资产质量总体好转,但是贷款区域性风险则逐渐暴露。

据了解,在上市银行不良贷款分布中,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的规模有所下降,东北地区和部分中部地区却增长迅猛。

在中报披露之前,部分银行在市场已经频频转让不良资产包。从已披露信息看,8家上市银行在东北地区半年的不良贷款新增总和已经超过百亿元,甚至个别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翻番。

百亿新增坏账

国有四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已经陆续公布了半年来的经营业绩。虽然目前尚不能轻言行业脱困,但是整体形势却有所好转。

数据显示,国有四大行的贷款不良率均呈下降趋势,其中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规模也进入了下降通道。工、农、中、建四大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7%、2.19%、1.38%和1.51%,下降幅度分别为0.05%、0.18%、0.08%和0.01%。

在股份制银行中,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等上市银行的不良率也有所下降。招商银行不良率1.71%,下降了0.16个百分点;中信银行不良率1.7%,下降了0.06个百分点;兴业银行不良率1.6%,下降了0.05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业绩发布中,大部分上市银行的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也在下降。数据显示,国有四大行的关注类贷款的规模和占比均呈现双降,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等部分股份制银行也是如此。

“很多银行在前期将不良贷款释放得比较彻底,所以如今资产质量的好转就反映得比较及时。从不良贷款和关注类贷款的变化来看,上市银行的新生不良的速度正在放缓。”一家股份制银行分析人士称,上市银行业绩的回暖可能与国家政策调控和部分行业盈利能力回升存在一定关系。

实际上,在采访中了解到,此前对于近两年的坏账高发期,商业银行均通过各种手段实现风险管控。以中信银行为例,该行副行长方合英表示:“不良(贷款)的高发在分行层面,中信银行通过对二级分行权利的上交,实现对坏账的集中管理,总体有保有压。”

但是,在坏账的分布上,发现上市银行区域性风险正在聚集,尤其是在东北地区,银行不良贷款的上升势头比较猛。在8家披露不良分布的银行中,东北地区不良贷款半年内的新增总和超过百亿元,甚至部分银行不良余额翻番。

工行、建行、农行、邮储银行、招行、光大、中信、民生8家上市银行的东北地区不良贷款均呈现上升态势,且地区贷款规模还有所增加。其中,建行在东北地区新增不良贷款最多,达到了30.4亿元;中信不良率最高,由2.75%上升至4.23%;光大银行则由于占比小,东北地区不良贷款余额几近翻番。

具体而言,从建行的不良贷款分布看,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的不良贷款规模和余额均有所回落。长三角地区的贷款规模在报告期末为22386.58亿元,较年初的21171.33亿元增加了1215.25亿元,但是区域不良贷款规模却从415.39亿元减少至377.35亿元,不良率也从1.96%下降到1.69%。珠三角地区此前是不良高发区,可是如今坏账也得到了控制。该行珠三角贷款规模新增994.75亿元达到18624.38亿元,而不良贷款规模下降了21.88亿元,不良率下降0.21个百分点。

新增不良贷款多数来自东北地区和中西部地区。数据显示,建行东北地区的不良率为2.7%,在所有区域中位列第一。不良贷款规模从年初的147.94亿元增至178.34亿元,半年新增不良贷款就达到了30.4亿元

银行半年考资产向好区域信贷风险显露

区域风险“露头”

事实上,在上市银行的业绩报告中,不少银行针对新增不良贷款亦有表述。邮储银行称,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增加较多的两个区域为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不良贷款余额分别较上年末增加了10.8亿元和2.12亿元,主要是由于在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经营困难,财务状况恶化,导致的不良贷款。

除了国有大行和股份行之外,东北地区的城商行业绩也能明显体现出区域性不良贷款增长的情况。

截至6月末,青岛银行的不良率为1.69,较年初的1.36上升了0.33个百分点,贷款拨备率和不良贷款覆盖率均有所下降。在贷款类型中,制造业的坏账率从年初的2.19%升至了4.28%,上升了2.09个百分点。该行称,青岛银行经营机构所在的山东地区经济形势下行,不良贷款压力持续加大。银行作为立足青岛辐射山东省内最大的城商行,不断调整区域授信政策,强化授权管理,对风险较高地区适度下调授权额度。

哈尔滨商业银行在黑龙江地区的贷款不良率从2.66%升至2.79%,也远高于西南地区、华北地区等。该行称,银行的不良贷款绝大部分集中在黑龙江地区,受外部经营环境的变化,经济增长放缓及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等因素影响不良贷款率上升。

据了解,在今年二季度,黑龙江、甘肃、青岛以及贵州等四个辖区的不良率出现了明显上升,且都超过了2%。其中,甘肃辖区的银行业不良率在二季度末达到了2.78%,较一季度增加了0.71个百分点,而2016年同期则为1.95%。

区域风险较严峻的是黑龙江地区,银行业资产质量恶化较明显,不良率超过3%。黑龙江银监局披露,银行业二季度末不良率为3.38%,较一季度下降了0.06个百分点,但是仍维持高位。

与黑龙江等地区对比存在明显差距的是一线城市银行业不良数据。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上海银行(601229)业机构不良贷款率为0.59%创四年来新低,而北京银行业的不良率仅为0.37%,资产质量情况可见一斑。

“东北地区的区域经济情况直接影响银行业的资产质量。”一家国有大行人士称,产业结构、投资环境、市场经济思维等等都有关系。

该人士表示,东北地区的传统产业占比接近90%,新兴产业则不到10%,所以在制造业、批发零售等行业上不良较高。同时,钢铁煤炭等等行业过剩,投资放缓,企业经营亏损情况多,导致银行坏账增加。

“如今银行多数侧重于消费金融、互联金融等领域,挖掘的是有前景和市场潜力的行业,东北地区‘重大轻小、重国轻民’的观念较深,这一块上就成为了弱势。”该人士表示,东北地区也在进行新一轮的制度创新来振兴东北。只有区域经济好转,银行业的资产质量面临的风险才会下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