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雾霾春节围城大企业过年不停工排放并没降多

2018-11-25 17:42:39

雾霾春节围城:大企业过年不停工 排放并没降多少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让人们并不感到轻松,原以为各行各业都进入放假模式,工厂停产、工地停工、物流停运,雾霾也应随之消散,不想雾霾却再度“围城”。

今年春节,从1月27日除夕开始,我国中部、西部、华南、东北及京津冀周边部分地区持续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状况,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中近三分之一发生了重度及以上污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月29日大年初二的上午,受较强冷空气和中部降水过程影响,全国大部地区空气质量才出现好转。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首席科学家柴发合表示,春节期间的污染规律和其他时间的重污染过程有所不同

雾霾春节围城大企业过年不停工排放并没降多

,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8个城市的污染来源解析结果看,大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量并没有因为假期而下降,而多个城市PM2.5污染的首要来源均为燃煤排放。

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是春节假期。河北省市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发布平台显示,唐山市德龙钢铁有限公司的烟尘排放监测值达到25.18mg/m3,超出了20mg/m3的标准值。

唐山泰和钢铁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马秀芹告诉《华夏时报》,实际上,唐山市大部分轧钢厂早在1月21日就开始放假了,只有极少数还在开工。与此同时,绝大多数生产钢坯的炼钢厂则还在开工,因为钢坯生产线一旦关闭,重新启动需要好几百万元的费用,所以这些钢厂春节期间大多不停产。

柴发合表示,春节期间,虽然中小企业生产减少,但很多大企业的生产没有停,特别是钢铁冶金、石油化工等企业,由于生产工艺需求,需要连续生产。加上近期钢铁、电解铝市场需求旺盛,有些企业可能还要加班加点地生产。

去年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全社会用电量数据也显示,虽然春节期间用电量下降了30%左右,但从用电结构分析,用电量下降的主要是中小企业,钢铁、有色、石化等大型企业用电量则基本没有下降。

“从2016年的数据看,月份京津冀钢铁产量在春节前后基本上就没有变化,说明这些大企业春节期间污染物排放并没有多少下降。”清华大学教授王书肖表示,“而从卫星遥感监测得到的今年1月份NO2柱浓度分布来看,河北中南部、河南北部和山东中西部地区的NO2柱浓度仍处于高位,也反映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型企业的排放没有明显下降。”

相关数据也证明,春节期间,京津冀钢铁企业仍然保持了高负荷生产。国家重点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显示,河北省唐山市北阳焦化有限公司、廊坊市开发区耀邦热力有限公司、廊坊市恒盛供热有限公司等企业都存在污染物超标排放的现象。

2017年除夕至初一,受烟花爆竹集中燃放影响,全国多数城市的PM2.5浓度快速上升。

除夕晚18点的时候,全国338个城市PM2.5平均小时浓度还是62微克/立方米;到了初一凌晨2点,这一数字已经变成了213微克/立方米,增长了2.4倍。

由于烟花爆竹燃放,从除夕18时到初一凌晨2时,全国多个城市的空气质量迅速转差了两到三个级别,空气质量重度及以上污染的城市由19个扩增到了183个。其中有62个城市在除夕夜间小时AQI一度超过500,出现“爆表”。

从2013年到2017年,环保部连续5年都在观察春节烟花爆竹燃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以上海、南京、杭州、太原等城市为例,由于实施了禁放、限放措施,除夕夜的PM2.5浓度对比平时并未出现明显上升现象。数据显示,2017年除夕18时至初一6时,上海、南京、杭州和太原PM2.5平均浓度分别为17、44、39和115微克/立方米,比未禁限放的年同期分别下降了90%、78%、77%和42%。

与此同时,没有采取禁放、限放措施的北京、天津和石家庄,除夕夜间的PM2.5小时峰值浓度相比18时则分别增高了8.7倍、6.3倍和4.4倍。

除了工业和烟花爆竹的原因,燃煤和客运也是造成春节期间发生重污染天气的重要因素。

柴发合表示,春节期间,城市人口大量离开,机动车排放和城乡接合部的燃煤散烧排放显著下降,但居民小区的供暖没有停,集中供暖锅炉的排放没有减少。此外,大量外地务工人员返乡后,农村居民的供暖面积和供暖温度需求剧增,农村燃煤采暖排放增加显著。

另一方面,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十多个城市的调研结果表明,多数老人为了节约用煤,平时仅烧一台小炉子取暖或者关闭其他房间供暖阀门。但春节期间儿女回家,供暖面积和供暖温度等需求剧增,导致污染物排放显著升高。

柴发合还表示,春节期间虽然公路货运大幅下降,但客运显著增加。受春运外地返乡影响,客运量上升30%左右,所以柴油客车的排放不降反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